如蓝盾科技与华南师范大学信息光电子科技学

  感谢各位一如既往的信任和关爱,更感谢各位长期以来的支持。《上海证券报》电子版于2011年6月1日改版,改版后《上海证券报》电子版开始收费阅读。更权威的资讯,更便捷的形式,更周到的服务将大幅提高读者的阅读体验。

  受我国首颗量子通信卫星预计于8月中旬发射这一消息刺激,量子通信相关概念公司受到市场热捧。事实上,尽管目前与量子通信沾边的上市公司有20余家,但在互动易上却有近60家公司被投资者频频问及是否涉足量子通信,更有投资者直接支招公司傍“量子通信”概念。有业内专家提醒,目前量子通信还处于部分节点采用量子中继器的经典光纤通信系统阶段,产业化尚待时日。

  概念股线余家量子通信概念公司中,有些货真价实,有些与量子通信的关联甚为勉强,尚处在部署甚至只是关注的阶段,有些公司则直接拒绝接受“量子通信概念股”这个标签。

  科华恒盛与科大国盾共同开发量子通信应用市场、天海防务与深圳中科创客学院有限公司等拟合作成立“深圳中科佳豪量子工程研究院”。另有一些公司则选择了与大学或相关企业合作的模式,如蓝盾科技与华南师范大学信息光电子科技学院共同筹建量子密码技术联合实验室、三力士与山西省太原市民营经济开发区就山西省量子保密通信网络建设项目进行合作、凯乐科技牵手北京中创为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新海宜通过旗下孙公司苏州新海宜电子技术有限公司研发智能通信网络数据处理器。另外,中兴通讯参与了量子相关产业联盟,旗下有专门子公司在量子网关、量子安全路由器等方面进行研发。除此之外,其他一些概念公司与量子通信的关联则甚为勉强,尚处在部署甚至只是关注的阶段。如,光迅科技

  7月21日在互动易上表示,目前在量子通信领域尚处于技术积累和产品开发阶段;华工科技7月28日同样在互动易上称,将量子通信技术作为其战略发展的储备项目;福晶科技则仅表示在积极关注相关产品是否能在量子通信方面得到广泛应用。有意思的是,更有公司则直接拒绝接受“量子通信概念股”这个标签。如,中信国安

  在互动易上表示,公司目前不涉及量子通信业务;三维通信一再声称公司没有开展量子通信的研发,没有相关产品;皖能电力称公司及皖能集团均未投资量子通讯;浙江东方亦否认公司及下属控股子公司涉足量子通信领域,仅是参与认购的基金投资4000万参股了神州量子。投资者热衷“贴金”

  面对拒绝被“量子通信”的表态,有投资者在互动易痛心留言:人家在互动平台上,投资者一问有没有量子通信,人家回答是参与研究,而一问你们就没有,为什么不会给自己化妆呢?

  8月3日在互动易表示,公司共投资1亿元参与设立了杭州兆富、君卓投资等产业基金,上述产业基金持有科大国盾、神州量子通信等公司股权,未来如有合适机会会考虑该领域的投资;航天电子则称控股子公司航天长征火箭技术有限公司在微波通信、激光通信基础上,已经开展量子通信技术的相关研究,并已取得一定的专利技术成果。一些公司则告诉投资者在关注。如,紫光股份

  声称旗下华三通信在持续关注;海格通信表示在积极关注产业化;东方通信称在跟踪合作研究如何将数字集群通信技术和量子通信技术相结合;久之洋、卓翼科技、格力电器、华力创通、高伟达、信维通信、通宇通讯等均表示在密切关注。菲利华的表态则颇有意思。公司在互动易回答投资者时表示:公司石英纤维可用于航空航天领域作为各种飞行器的耐高温增强透波材料、绝热材料,量子卫星也属于飞行器吧。

  面对上述拒绝被“量子通信”的表态,有投资者主动支招。以三维通信为例,对于公司的“频频否认”,多位投资者在互动易痛心留言:人家在互动平台上,投资者一问有没有量子通信,人家回答是参与研究,而一问你们就没有,为什么不会给自己化妆呢?为什么总否认量子通信,有些公司没有这方面东西都说在研究,研究有成功有失败,说研究又不违背证监会法规。

  相对于投资者的热情洋溢,部分上市公司表现得颇为冷静。如,航天发展面对投资者的建议仅表示“谢谢”;海能达于8月1日在互动易表示,量子通信现阶段还不成熟,公司暂不会大规模投入该领域,待该领域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再来衡量和评估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促进程度;盛路通信则强调目前量子通信成本较高,技术前期主要适用军事、特种

  有量子领域专家表示,目前量子通信真实的效率是相当低的,依靠单光子的产生、接收、编码、解码,通信成功的概率可能是万分之一。量子通信从基础研究到产业化,中间的路还很长、很难。

  国盾量子相关人士表示,国盾量子做产业化已有6。

相关文章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